业务研究 NEWS





诉讼财产保全损害赔偿的裁判规则
发布日期:2020-03-17 23:06:21 作者:云彬 信息来源:海南法立信律师事务所 访问量:

摘要:财产保全是一项临时限制当事人处分财产的强制措施,对于保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和保证将来生效裁判的执行起着重要的作用。但是关于申请诉讼财产保全损害赔偿责任,我国民事诉讼法仅进行了原则性规定,并未对申请诉讼财产保全损害赔偿责任的认定作出详细规定,尚需进一步探讨。本文将结合相关案例,对申请诉讼财产保全损害赔偿责任的认定,谈一点思考和总结,以期对诉讼保全制度的发展有所裨益。

关键词:财产保全  损害赔偿  责任认定

一、申请诉讼财产保全损害赔偿责任的归责原则

  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五条规定:“申请有错误的,申请人应当赔偿被申请人因财产保全所遭受的损失。”但并未能明确申请诉讼财产保全损害赔偿责任的责任认定。而从性质上看,财产保全损害赔偿属于侵权损害赔偿,除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外,还应适用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因此,探讨申请诉讼财产保全损害赔偿责任的责任认定,还需要从侵权责任的构成入手。而对侵权责任的构成进行分析,首先要明确的便是申请诉讼财产保全损害赔偿责任的归责原则问题。

目前学界关于因财产保全引起的损害赔偿的归责原则问题,观点存在一定分歧,主要有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对于财产保全损害责任,应当适用过错责任归责原则,只有在申请人对财产保全错误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的情况下,方可认为构成申请有错误。第二种观点认为,申请人申请有错误的表述是一种客观描述,因此应当适用无过错责任归责原则,只要申请人最终没有获得胜诉或者完全胜诉,即构成财产保全错误。

针对此问题,笔者检索了相关文章和案例,在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发布的指导性案例《因财产保全引起的损害赔偿案件,应当如何认定申请人申请财产保全错误》中,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明确意见:“因财产保全引起的损害赔偿案件,应当适用侵权责任法规定的过错责任归责原则。在申请人对出现财产保全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的情况下,应当认为申请的申请有错误”。

在此,笔者也认为采取过错责任归责原则更为合理,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案件实际情况各不相同,申请人对诉讼请求能否得到支持、保全是否必要等判断未必能和实际情况及人民法院判断一致,如果“一刀切”地采取无过错责任原则,在申请人败诉或者部分败诉的情况下即认为申请存在错误,这样极可能导致当事人担心财产保全的风险,而放弃很多必要的财产保全,进而影响到财产保全制度的发挥。

二、申请诉讼财产保全的主观过错

基于上文所述,申请诉讼财产保全损害赔偿责任的认定如应采取过错责任的归责原则,那么申请诉讼财产保全损害赔偿责任在责任构成上即应符合一般侵权的构成要件,主观过错则成为必备构成要件。而一般侵权主观过错的程度,原则上要求故意或者重大过失。在申请诉讼财产保全损害赔偿责任中,主观过错一般而言可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1.申请财产保全缺乏权利基础

财产保全制度设立的目的是为了保证申请人在将要进行的诉讼中合法权益的实现,如果申请人在没有任何请求权基础的情况下,虚构债务进行虚假诉讼,或者申请人未在法定期间内起诉,仍对被申请人的财产申请财产保全,将会被认定为主观存在过错。

2.财产保全的标的错误

财产保全的标的应限于当事人请求的范围,或与案件有关联性的财产,也就是双方当事人存在争执的财产或者被申请人的财产。如果申请人不加以限制,保全了不该保全的被申请人的财产,或对案外人的财产也采取了保全措施,那将极可能被认定为主观存在过错。

3.财产保全的范围错误

申请财产保全的范围应该控制在申请人的诉讼请求范围内,人民法院仅在当事人请求的范围内进行裁判,如果财产保全的范围超过了诉讼请求的范围,那就是权利过度行使,也将会被认定主观存在过错。

以上仅是主观过错的几种基本情形,在司法实践中,因为案情各不相同,关于主观过错的具体判断标准也存在不同,本文接下来结合最高人民法院的几则相关案例进行探讨。

1.申请人申请保全的财产数额远远低于判决确定的债权数额,是否错误?

在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1147号案中,永隆公司以陈应桂起诉给付1600余万元,并查封了永隆公司相应存款,最终二审生效判决仅支持300万,其申请保全错误为由提起诉讼。经审理,最高人民法院认为:陈应桂与永龙公司之间存在真实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永龙公司确实存在欠付工程款的事实,陈应桂在该案诉讼过程中申请财产保全,系为将来生效判决得以顺利执行,保障其合法民事权益的实现,陈应桂申请财产保全不具有主观上故意或重大过失的过错。

由此可见,申请诉讼财产保全损害赔偿责任,并不简单地依据裁判结果是否支持来认定责任,而需要对申请人相关诉讼请求的请求权基础予以考察,如具有相应的请求权基础,即使申请人胜诉判决的支持的债权数额与其请求和保全的财产价值之间存在差距,也不足以认定其主观上的过错。

2.申请保全人被驳回起诉,是否构成错误?

在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1178号案中,北星公司主张,万鑫煤业以北星公司越界开采起诉请求赔偿并保全了后者的售煤款,因该案最终二审生效判决以越界开采应先经行政处罚为由驳回万鑫煤业起诉,故万鑫煤业申请保全错误应赔偿北星公司损失。经审理,最终最高人民法院认为:万鑫煤业提起前案诉讼,系正当行使诉讼权利,二审判决并未对北星公司是否越界开采以及应否对万鑫煤业承担赔偿责任作出认定和处理,故现有证据不能证明万鑫煤业存在过错。

由此可见,如申请人诉讼请求具有一定的依据,即使被驳回起诉,因实体问题还未作出评价,也不能认定申请人主观存在过错。

3.错列共同被告并查封不承担责任的被告财产,是否错误?

在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2172号案中,宗一成起诉主张索特公司因财产保全错误造成租金损失320万元,其理由主要是索特公司以豫彪公司欠付劳务费40万余万元起诉豫彪公司及宗一成,并申请保全了宗一成挖钻机一台,而最终法院仅判决了豫彪公司7万元及利息,宗一成不承担责任。经审理,最终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宗一成为豫彪公司的总经理且与索特公司达成口头协议,索特公司有理由相信宗一成与豫彪公司的利益是相同的,索特公司将宗一成作为共同被告并申请保全并非恶意诉讼;且被查封设备为动产,索特公司无法确悉该设备为宗一成所有还是豫彪公司所有,保全裁定也明确载明扣押豫彪公司的机器设备,因此不能认定索特公司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

由此可见,错列共同被告并查封不承担责任的被告财产,如承担责任的被告与被申请人之间存在特定关系,申请人有理由认为其存在共同利益,申请对其财产查封,主观上并无过错。同时,如被查封财产是动产,如被申请人具有占有该动产的权利外观,对此进行查封在主观上也并不存在过错。

4.申请保全的财产价值明显大于申请人的诉讼请求,是否构成错误?

在前述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2172号案中,最高人民法院认定索特公司主观无过错,其理由还包括:虽然本案中索特公司申请保全的机器设备的价值超过其诉请的金额,但索特公司申请保全的机器为不可分物,仅能整体保全,豫飙劳务公司或宗一成亦未提供其他可供保全的财产,故对案涉机器的保全措施不违反相关规定。

而在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申字第1520号案中,高宏公司起诉请求中天公司赔偿因保全错误造成的损失,其理由主要在基础案件中中天公司起诉高宏公司给付工程款5800余万元,并实际查封了高宏公司待售房屋220套,面积7681.49平方米,价值超过1.6亿元,在诉讼过程中高宏公司多次提出异议,中天公司均不同意解封,最终生效判决仅认定高宏公司应支付1674万元,中天公司申请保全错误。经审理,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超标的查封的事实客观存在,在高宏公司提出异议、法院释明的情况下,中天公司仍不同意解封,主观上存在故意或明显过失。

由此可见,在被查封财产为不可分物,且被申请人无其他可供保全的财产或者其他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的情况下,被查封财产的价值高于申请人的诉讼请求,不能认定申请人主观存在过错。而当被查封财产可分,同时申请人对被保全的财产的价值应当预见或有能力预见到,又经对方申请和法院释明的情况下,仍拒绝解封,可以认定其主观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

三、申请诉讼财产保全的损害事实

根据过错责任归责原则,只有当申请人错误地实施了财产保全行为,而且因为自己的财产保全给被申请人造成了损害,此时申请人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如果申请人虽然错误地实施了财产保全,但是被申请人财产并没有因为该行为遭受损害,没有损害结果的发生,那么申请人就不应承担责任,就不存在申请人对被申请人承担赔偿的问题。因此,在因申请诉讼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案件中,除了主观过错外,还需要注意是否因为错误保全而造成了损失。

损失的造成,来源于财产被保全,而可被保全的财产,在司法实践中主要有如下几种:(1)银行开立的账户内的存款;(2)在不动登记中心登记的拥有所有权的房产或拥有使用权的土地等不动产;(3)拥有所有权的车辆、船舶或者拥有所有权的厂房、机器设备及原材料、半成品、产品等动产;(4)持有的股票、股权、债券、应收账款等。接下来结合具体案例,探讨在法院在申请诉讼保全损害赔偿责任的案件中对于损失如何认定。

1.关于冻结资金的损失

在(2017)最高法民终118号案中,青岛渝能公司起诉中金实业公司主张1.2亿元被冻结的利息损失,最高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申请财产保全冻结被保全人的资金,影响了被保全人对资金的使用收益,必然造成相应的利息损失,申请保全人应当赔偿。被保全人提供证据证明该资金系向他人借贷或被冻结之前已签订合同借贷他人的,该利息损失为实际损失,但该利息损失加上被冻结资金的银行利息之和不应超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规定的年利率24%上限;否则,被保全人的资金利息损失,可参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或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关于未约定期内及逾期利率的情况下资金占用利息为年利率6%的标准确定。

由此可见,对于被冻结资金的利息损失,如有证据证明保全前借款已发生,则利息损失为实际损失,但须以年利率24%为限;如没有则可以参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或者年利率6%计算利息损失。

2.关于查封土地使用权或者房产等不动产的损失

在上述(2017)最高法民终118号案中,青岛渝能公司还主张了因中金实业公司查封其土地使用权,导致项目迟延销售的损失。经审理,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被保全人的实际损失,应为被保全财产在保全开始与保全结束两个时点的价差,以及开始时的价款对应的资金利息损失,最终对一审法院综合考量各种因素后酌情确定按其全部销售额的10%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银行贷款利利率计算的销售款利息损失的判决结果予以维持。

同时,在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申字第1520号案中,最高人民法院也认为:原审判决综合考虑了高宏公司在查封时的销售情况及可实际融资额度等因素,酌定查封房产实际销售额为实际查封房产时市场价值的60%,扣减人民法院裁定保全的数额后,根据查封及解封的起始时间,再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出相应的利息损失均衡了各方利益,应予维持。

由此可见,对于查封土地使用权和房产等不动产申请保全错误所造成的损失,最高人民法院的观点是实际损失应为被保全财产在保全开始与保全结束两个时点的价差,以及开始时的价款对应的资金利息损失。而资金利息的计算,一般会酌定房产查封时的销售额,并以此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利息损失。

3.关于查封车辆、船舶或者机器设备等动产的损失

在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2014)渝五中法民终字第01289号案中,余文华起诉重庆嘉熙公司因错误保全其车辆造成损失,最终法院认定余文华的损失包括车辆价值损失和营运损失,关于车辆价值损失综合车辆购入时价值、已使用时长以及车辆使用年限进行计算,但关于营运损失,法院认为余文华在车辆被扣押后,应当积极另谋出路,不能消极等待,仅支持了6个月的营运损失。

由此可见,关于车辆、船舶或者机器设备等动产,主要的损失可以包括两个方面,即本身价值因损耗而产生的损失以及该动产可产生相应收益的合理损失。

4.关于保全股票、股权、债券、应收账款等权利的损失

关于保全股票的损失,在最高人民法院(2012)民申字第1282号案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由于股市的特殊性,其风险无法预见,以股票价格的波动来认定柴国生申请保全的行为侵害了李正辉的合法权益没有合理性。由此可见,因股市风险无法预估,查封股票所造成的损失实际难以认定。

而关于保全股权以及保全债券、应收账款等,由于实践中因保全该类财产错误而被认定赔偿损失的情形较少,目前笔者尚未检索到相关案例予以佐证。关于保全股权,笔者认为股权的冻结主要是限制股东处分股权,在这个冻结的过程中,并否定股权持有者的股东身份,股东同样享有收益权和其他各项权益。因此,除非有相关证据证明在保全前已经签署相关股权转让协议,被申请人有权利获得相应的股权转让款,故产生相应的资金占用损失,否则申请保全股权的损失实际难认定。而关于债券和应收账款,笔者认为,如果债务履行期限届满,被申请人有权获得相应款项,如确因保全错误造成实际损失,可以参照冻结银行资金予以认定。

四、申请诉讼保全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的因果关系

对于错误申请财产保全造成的损害赔偿,仅存在错误申请财产保全以及损害结果并不足以使申请人承担赔偿责任,被申请人或者其他受害人还应当证明错误申请财产保全与损害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如果被申请人遭受的损失并非由于申请人错误申请财产保全,就不能归责于申请人。

因果关系一直是侵权责任法中长期争执不休的一个话题,而在司法实践中,因为不同案件的具体情形各不相同,如何准确地认定因申请保全错误而导致损失的因果关系更是一个难题。接下来结合最高人民法院的一则相关案例的认定情况,试窥关于因果关系的认定标准。

在(2017)最高法民终118号案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错误财产保全赔偿的是被保全人的实际损失,且该损失的发生与申请保全人的行为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被保全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财产保全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条规定有权选择对被保全财产是否处分,被保全人未请求或者其请求不当而未获人民法院准许的,被保全财产因市场变化而产生的价值贬损,系被保全人应自行承担的风险,与申请财产保全行为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但申请保全人不同意被保全人自行处分的,则被保全人因不能行使处置权而发生的财产损失与申请保全人的行为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在财产保全错误时应由申请保全人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由此可见,申请诉讼财产保全损害赔偿责任纠纷案件中,因财产保全所造成的财产损失,与申请人的保全行为必须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不能是间接的因果关系。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财产保全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条规定,“财产保全期间,被保全人可以请求对被保全财产自行处分,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不损害申请保全人和其他执行债权人合法权益的,可以准许,但应当监督被保全人按照合理价格在指定期限内处分,并控制相应价款。被保全人请求对作为争议标的的被保全财产自行处分的,须经申请保全人同意。人民法院准许被保全人自行处分被保全财产的,应当通知申请保全人;申请保全人不同意的,可以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提出异议。”在诉讼保全期间,被保全人有权请求处分被保全财产,因被保全人未请求处分,或者请求之后法院经审查不利于保障申请人权利不予准许的,被保全财产因市场变化而产生的损失,不能认定为与申请人的保全行为具有直接因果关系;只有当被保全人请求处分,而申请保全人不同意,故而导致被保全财产无法及时处置而造成损失,才能认定损失与申请保全行为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鉴于目前我国侵权责任法基本采取的相当因果关系说,区别于必然因果关系说,即依照一般社会见解判断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在通常情形下存在可能性,即行为通常能够引起损害的发生,即可认定有因果关系。笔者认为,除上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因果关系认定的标准外,在对因果关系进行分析时,可结合错误申请财产保全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必要性、充分性、关联性三个角度进行考察,并结合具体情况进行认定。

五、结语

综上所述,申请诉讼财产保全损害赔偿责任的认定需要在适用过错责任原则的前提下,从申请人的财产保全是否满足一般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从主观是否存在过错、是否造成实际损失、申请保全行为与实际损失之间是否具有因果关系等进行判断。本文谨结合相关案例对申请诉讼财产保全损害赔偿责任的认定作一点简单的总结,在司法实践中还需要根据不同案件情况灵活处理,不断地总结经验,以求能申请诉讼财产保全损害赔偿责任的认定标准得以明确,从而促进诉讼保全制度功能更好的发挥。